大医精诚+长远济世+成都长济医院028-83578120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0:00-24:00

毛泽东建国初视察长江时为何要搬一块木头铺板上船?

29


核心提示:毛主席住在舰上专设的舰长接待舱里。墙上的钟被拆了下来,怕钟摆的声响影响主席睡眠;房间里搬进一块木头铺板,因为主席不喜欢睡软床。

《中老年时报》2014年12月26日第07版版面图

本文摘自:《中老年时报》2014年12月26日第07版,作者:王周生,原题:毛主席视察长江

1953年2月,母亲带着哥哥姐姐和六岁的我,从老家启东到吴淞的军港探望父亲。2月14日这天是大年初一,我们穿上新棉袄,兜里塞满了花生糖果,准备过一个全家团圆的新年。可是,那天清晨醒来,不见父亲的踪影。原来这天凌晨,父亲接到命令,要去执行一个特别的任务。父亲王德祥当时是海军淞沪基地第一巡逻艇大队的大队长。接到命令后,他率领巡逻艇大队所属的“长江”“洛阳”两艘舰艇,前往武汉。在凛冽的寒风雨雪中,舰艇沿长江溯行,日夜兼程。

经过三天三夜的全速航行,2月17日凌晨,他们看见了武汉江汉关的钟楼。父亲不知道他们将执行一个怎样的任务,他只知道,这一次航行非同寻常,走着与巡防完全不同的路线,一切显得神秘而森严。

军舰停靠汉口后,公安部长罗瑞卿登上了“长江”舰,将两艘舰艇领导召集到一起,宣布了一个惊人的任务:毛主席将乘坐“长江”舰视察长江,由“洛阳”舰护航,编队指挥为王德祥。

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经受过无数次生死考验,这一次不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无须与敌人短兵相见,这个任务实在太特殊,神圣艰巨。父亲的心激动而又紧张。他只有一个信念:坚决完成任务!

2月19日中午,毛泽东由杨尚昆、罗瑞卿等人陪同抵达汉口江汉关码头。舰上官兵全体列队立正,向领袖敬礼致敬。父亲上前报告:“毛主席,‘长江’‘洛阳’两舰备航完毕,请主席登舰!”毛主席挥手答礼,向海军官兵挥手致意。随后,在“洛阳”舰护航下,“长江”舰缓缓驶离码头。编队舰艇向着长江下游航行。这是毛主席第一次登上人民海军自己的军舰,他十分兴奋。父亲率领的两艘舰艇中,“长江”舰前身是起义的国民党海军江防舰“民权”号。“民权”号是一艘旗舰,排水量只有400多吨。这艘江河浅水炮舰,由江南造船厂于1930年建成,时速才12节,性能不算先进。“洛阳”舰则是由商船改装的军舰,排水量一千吨,时速只有10节。可是,这在当时,已经是最好的军舰了。

毛主席上舰后,没有休息,首先来到“长江”舰驾驶台。驾驶台上,站着舰长王内修。

毛主席问王内修:“你是哪里来的?”王内修回答:“报告主席,我是起义的旧海军。”毛主席于是亲切地问他:“你来到人民海军,是不是习惯?”王内修立即回答:“习惯!”毛主席转而问父亲:“你呢,是从哪里来的?”父亲回答:“我是从陆军调过来的。”毛主席点点头,继而兴趣盎然地询问军舰的情况。

陪同毛主席的一行只有七八个人,没有前呼后拥,没有卫士把守,行李也很简单。为安全起见,航行途中,要求把“长江”舰上所有的弹药全部卸下搬走,这着实让父亲捏了把汗。他想,没有弹药,要是江上遇到袭击,将如何还击呢?更为紧张的是,军舰起航后,发现舰上竟然还有一发训练炮弹没搬走,于是在航行途中赶紧对炮弹严加看管。

父亲谈起此事,至今心有余悸,他当然理解这样做的理由:舰上重要的技术岗位,几乎都是起义的国民党留用人员,而我父亲他们,对于军舰这个庞然大物,却都是门外汉。

毛主席住在舰上专设的舰长接待舱里。墙上的钟被拆了下来,怕钟摆的声响影响主席睡眠;房间里搬进一块木头铺板,因为主席不喜欢睡软床。舰艇经过彭泽县江面,天险小孤山出现在军舰左舷,主席说,我要看看小孤山。于是他来到前甲板,用望远镜瞭望一峰独峙大江边的小孤山。毛主席视察了舰艇的每一个岗位,询问了官兵们的情况。白天和夜晚,他在舱内紧张地工作,舱内的灯光彻夜通明。舰艇上的无线电波滴滴答答传递着各种信息。有时,毛主席来到甲板上,用望远镜瞭望两岸的高峡险峰,陷入沉思。

经过紧张的航行,军舰经湖北黄石港、江西九江港,2月20日夜里,在迷蒙夜色中,驶抵安徽安庆港。因是正月里,有人在岸边放孔明灯,在热空气的作用下,孔明灯冉冉升空,随风飘游,好像点点星星。为了安全起见,这天晚上,毛主席上岸休息。

第二天一早阳光灿烂,水兵们刚吃好早饭,毛主席又回到舰上。毛主席要和大家照相了!他先在“长江”舰,后上了“洛阳”舰,与两舰全体官兵合影留念。大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领袖紧紧地站在一起,享受这富有历史意义的瞬间。从“洛阳”舰拍照完毕回到“长江”舰,毛主席走进舱内,看见桌上准备了纸和笔。毛主席走过去,提笔凝思,然后挥毫写下:“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毛泽东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最终,“长江”“洛阳”两舰抵达南京。2月24日,在陈毅陪同下,毛泽东主席在码头上和燕子矶江面检阅了华东海军舰艇。毛主席欣喜地看到,人民海军已初具规模。利剑将出鞘,直指浙东沿海当时还未解放的大小岛屿。父亲终于光荣地完成了任务,率“长江”“洛阳”两舰回到了淞沪基地。对于这次难忘的航行,父亲回家后闭口不谈,我们并不知晓。直到有一天,毛主席视察海军舰艇的新闻以及毛主席的题词隆重发表,父亲才平静地提及。不久,我们家就有了一张小小的“120”照片:长江舰上,身材魁梧的毛主席站在中间,右边是父亲,左边是“长江”舰政委刘松,甲板上、炮台旁站满了海军官兵。毛主席的身后,是“长江”舰高耸的大炮。又过了许多年,“120”照片被放大了,配上镜框,挂在父亲房间的墙上,这一挂,就是几十年,直到今天,照片已经泛黄,依然静静地挂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