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长远济世+成都长济医院028-83578120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0:00-24:00

记者调查成都托老所 称九成是黑户难拿政府补贴

60

   华西都市报:中国逐步步入老龄化社会。在成都中心城区,有很多微型社区养老院处于无证经营的灰色地带。他们多是由社区活动室改造的,没有独立的产权,消防等部门验收不过关。对这些微型养老院而言,一面是老人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一面是无证经营的尴尬现实。

  9月的一天,91岁的刘婆婆惬意地在成都市青羊区双新社区某托老所内晒太阳,享受着工作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们现在是‘黑户’,无证经营。”这家连锁养老机构一位负责人坦承:由于场地面积有限,已投入使用的均是由社区活动室改建,很多房屋甚至没有产权,所以消防、建设等部门验收不过关,导致在申请养老机构许可证时困难重重。

  记者从成都市民政局获悉,截至今年7月29日,中心城区已有82家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建成并投入使用。他们中的很多微型养老机构都面临着同样的尴尬:生意火爆,却在“灰色地带”滋长。

  需求之大

  “社区内的老年人不用离开家,就可以实现老有颐养。”成都市民政局负责人称,社区微型养老机构,很符合现代都市的养老现状。

  就近养老受追捧床位少成本高运营维艰

  8月底,在青羊区双新社区某托老所内,今年64岁的马大姐拿着一支体温计,走到前台,“不烧了。大便有些干,晚上多给她吃点稀饭。”马大姐家住在金沙社区,她的妈妈刘婆婆住在这里。母亲前几天发烧,她便每天来亲自给母亲测体温。

  马大姐说,妈妈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每天一个人困在家里很寂寞。去年11月份送她来这里,“想她了,走路十五分钟就来了,很方便。”

  今年91岁的刘婆婆是这里最年长的老人。“环境好,离家近,这些女娃娃照顾得很细心。比呆在家里好多了。”托老所一李姓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很多老人来了,就不愿走了。有些老人一住就是两年。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2年底,在1173万成都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223万人,每百名成都人中,60岁以上的老人约有17.6人。金牛区驷马桥街道工人村社区居委会副书记肖玲说,工人村社区60岁以上老人有2000多名,占整个小区人口的17%。她们做过调查,六成以上的老人都愿意在家附近的社区养老。

  成都朗力养老服务中心在主城区已经开设了11个这样的微型社区养老机构。该机构一位负责人介绍,由于“生意”火爆,很多地方要想入住,需提前排队预约。

  根据成都市民政局在官网上公布的数据,目前,成都市主城区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有82家。今年中心城区还将再建77家。

  “社区内的老年人不用离开家,就可以实现老有颐养。”成都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黎文强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社区微型养老机构,很符合现代都市的养老现状。

  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社区养老机构的运营状况却十分堪忧。“基本都是在亏本运行。”多家养老机构负责人表示。

  成都某养老服务中心的负责人唐志说,养老事业带有公益性质,属于微利行业。再加上社区场地有限,床位一般只能在10至30张之间。而养老机构要想达到规模效益,床位至少在30张以上。其中,成本支出的大头是人力资源。

  唐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30张床位的养老机构,厨师、护工、行政人员加在一起请八九个人就可以了。10张床位的养老机构同样需要这么多人。

  补贴之困

  按照规定,社区养老院新建一张床位补贴5000元,老人每人每月补贴100元。

  九成托老所是“黑户” 拿不到政府运营补贴

  记者了解到,根据成都市规定,对利用社区设施、自有资产改(扩)建的社会化养老机构,按照每新建(增)一张床位5000元的标准给予一次性建设补贴。对社会化养老机构收住成都市户籍老年人的,按照每人每月100元的标准给予服务性床位补贴。

  成都市晚霞社会养老服务中心现在运营着中心城区37家社区养老机构。该机构负责人高红告诉记者,他们的社区养老机构基本都没有拿到运营补贴。这样的养老机构不在少数。唐志坦言,成都某养老服务中心只有位于青羊区的养老机构拿到了补贴,其他各区都没有。

  按照目前成都市微型养老机构创建的模式,由社区免费提供场地,交由有资质的民办非营利性机构来运营,建管分离。运营完全市场化,收费标准一般在1300元至2500元之间。

  “按照政策,必须取得社会福利机构设置批准证书(即养老机构许可证)的机构方能领到补贴。”唐志说,他保守估计,成都九成以上的社区养老机构属于无证运营。

  办证之难

  “社区建筑竣工时,没有通过验收。所以根本出示不了消防所需的证件”,许可证也办不下来。

  依托老小区改建 先天缺陷通不过验收

  对于唐志、高红和袁晓源等社区养老机构的负责人来说,给主城区现在运营的社区养老机构申办养老机构许可证最近变得更加迫切了。

  今年7月1日,民政部重新修订实施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办法》规定,10张床位以上均可以申请办理养老机构。意味着,唐志他们这样的微型养老机构正式纳入监管范围了。《办法》还强调,在获得设立许可证前,养老机构不得以任何名义收取费用、收住老年人。

  按照《办法》,申请设立养老机构需要提交:建设单位的竣工验收合格证明、公安消防部门出具的建设工程消防设计审核、消防验收合格意见等等。

  某养老服务中心的行政人员李媛,从去年10月开始,为了申办养老机构许可证,跑遍了武侯区消防大队、区办证中心、区民政局、街道办、社区、卫生局等等。李媛说,街道办和社区很支持,但是卡在消防这一关。“社区建筑竣工时,没有通过验收。所以根本出示不了消防所需的证件。”

  袁晓源说,社区的场地多由社区公共活动室改建,面积在100平米至300平米之间,不少场地并没有产权。而且,老小区的房屋建成时就没有通过消防等验收。而且,“消防验收时还涉及到细节问题,提供需要双向消防通道,安装自动报警器等等。”高红说,社区场地小,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唐志举例说,以武侯区玉林北路社区朗力养老中心为例,15米长的回廊算是一条消防通道,实在没有地方再开一条消防通道了。

  “社区养老机构多在老小区,建房时就没有公建配套。”成都市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说,社区养老机构办证难源自“先天不足”。也有专家指出,成都市社区养老机构属于“合理合情但不合法”。

  破冰之举

  金牛区联合民政、工商、消防、卫生等组织起来进行联合大检查。如果发现问题,立即要求整改。

  金牛区率先“通融”70%托老所拿到许可证

  办证难的僵局,最近在金牛区首先取得了突破。

  “我们金牛区10个微型养老机构,有7个拿到了证。”9月19日,高红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高红说,金牛区的做法是,将在养老机构许可证办理过程中,涉及到的单位,如民政、工商、消防、卫生等组织起来进行联合大检查。简化办事程序,如果发现问题,要求进行整改通知,直至整改达标为止。

  成都市晚霞社会养老服务中心负责人高红表示,在没有降低硬件标准的条件下,政府部门对一些先天性无法达到的要求适当的“通融”。

  作为成都市率先破冰的区,金牛区老龄办负责人称,“一来是民生工程,二来确实是有不合规定的地方。民政部门只好把审批的风险担起来。我们也是‘两难’。”其实,国家对养老机构的安全要求很高。但是像金牛区,老小区很多,社区养老机构所在的场地缺乏公建配套。建设、消防等本身就不达标。他介绍说,一度曾设想是,由相关部门拟订一个方案,提请成都市人大通过一个地方性条例,专门针对社区养老机构“开小灶”。不过,随着今年7月1日新的《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施行之后,10张以上床位也要纳入管理范畴。这个方法行不通了。

  “目前我们也在和相关部门协商,其他区有可能也按照金牛区这个办法推进。”成都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记者 张想玲 见习记者 谢燃岸 摄影 吕甲。应受访者要求,唐志、高红、李媛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