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长远济世+成都长济医院028-83578120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0:00-24:00

足球解说员:讲故事、赞美诗与丧家狗

9

导语:“啊!!!对对对,好球,好球,对对对,好球,噢!!!嚯!!!喔!!!”2014世界杯揭幕战中,朱广沪的“雷人”解说遭到球迷全面吐槽。

资深媒体人易小荷认为,在“世界杯看客”阴云笼罩下的中国足球,解说员的存在有一种“丧家狗”似的莫名悲哀,在专业方面,则经常混淆主持人和解说嘉宾的概念。好的解说应当是讲故事的人,它的诉求是让耳朵愉悦,“当那些嘴角上扬之时,你或多或少也能捕捉到一种文化,一个国度的性格”。

很难想象,蹴鞠的发源地中国,当那个著名的高俅在踢球的时候,旁边有个声音在一直在喋喋不休:“那个气球腾地起来,哎哟!哎哟!端王(宋徽宗)接个不着,讨厌!讨厌!球向人丛里直滚到高俅身边。那高俅见气球来,也是一时的胆量,使个‘鸳鸯拐’,踢还端王。对对对!好球好球!”

解说是现代社会的产物。解说员的声音从黑白电视转播时代开始诞生,在资深球迷的心里,宋世雄招牌式的解说和1978年第11届世界杯密不可分。他那种充溢着速度感和无时不刻激情般的锐利声线贯穿了第11届世界杯的硝烟和火光。支撑和主宰的不是一场比赛,一个球馆,是成千上万人的耳膜,一个国家的肾上腺。

其后孙正光、韩乔生都是“锐利派”传人,招式以描述场面为主。“一号传给二号,二号传给十号,十号打门,球进了!”当然这跟信息闭塞,掌握的比赛资料有限有关系,其中的韩乔生更是因为具有喜感的口误成为过球迷们热侃的对象,且敢于自黑。

1996年,黄健翔赴英国转播欧洲足球锦标赛,舆论认为“中国电视体育解说的新时代开始了”,那也是解说时代走向“个性化”的开始。黄健翔在2006年世界杯意大利与澳大利亚一役最后时刻激情澎湃的迸发式解说有点“震惊天下”的意思,就像天下名门正派在泰山召开比武大会,突然有人使出飞刀致胜,保守迂腐的人就接受不了,实际上只要“例无虚发”,有个性的飞刀也是名满天下的武器。而当年黄健翔时代也恰恰是央视体育频道的“黄金时代”。

稍后,足球解说的阵容越发扩大,演播室出现了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搭档的趋势,一般是请一位退役的足球运动员,或者专家类型的人当嘉宾,前足球运动员张路是这个时期的典型代表,以后的徐阳、朱广沪都是此道中人。这个门派不那么学术,落点在于除了专业的知识,常常有身临其境的解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个国度最自由吐槽的有了以下两个时刻:春节联欢晚会和世界杯,而世界杯的解说成为首当其冲成为球迷们的第一块口香糖。

国外的解说,分工非常明确,一个是掌控局面,解说playbyplay的主持人(host),负责忠实地描述比赛的事实;另外一个解说嘉宾,叫做corlorcommentor,他们的作用就像“color”这个词,是给比赛“着色”的人,战术讲解、技术指导、形势预判、足细部分析、场外花絮、历史回顾都可以由他们来滔滔不绝、花团锦簇、天外飞仙。

在几届世界杯的画布当中堪称五彩斑斓的国外解说嘉宾大多出自于曾经的球员,比如莱因克尔,比赛的解读能力超强,语言流畅,风趣、那种类似“憨豆先生”的英式幽默无处不在,比如吐槽主裁的吹罚“这场比赛的MVP是内马尔还是主裁判,真不好选呐!”

莱因克尔每年200万英镑的年薪在解说界堪称最顶级。他在推特上甚至拥有接近150万粉丝,这样“香饽饽”般的位置自然也吸引了更多的退役球员加入到解说这个行业,像刚刚加入BBC豪华解说团的亨利,虽然这是他的第一个世界杯解说之旅,他很快就因为专业的理解,身临其境的解说受到了肯定和赞扬。

国内的解说,则完全混淆了主持人和解说嘉宾的概念,完全不具有“市场化”的竞争种种复杂因素,所以有时候出现逗哏的也是捧哏的,会出现“对对对,好好好,好球”,会出现“呵呵、嘿嘿、呵呵”,会出现“队员在平时的训练中一定要加强体能和对抗性训练,这样才能适应比赛中的激烈程度,否则的话,就会像不倒翁一样一撞就倒……”

或者,我们可以打个比方,把这些解说形容成讲故事的人,那么好的解说,优秀的解说是在使一个故事凹凸有致,或缓慢、或抒情、或惊险,或传奇,它应该是像传统意义的好莱坞式剧本,有主角,有陪衬,有反派,几分钟的时候应该出现小高潮,几分钟的时候可以让观众会心一笑……无论大起大落,抑或小火微烹,它会像手术刀一样摸索你微微颤动的神经。而欠缺火候的解说,会如网友所说的“想关掉电视机,纯看动画”,又或者像听着一个絮语的老人,零零碎碎,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流水帐。

说到底,我是没有能力也不会去做那种“关在笼子里”的解说的,诚如体育是一片感知到天气温度的树叶,解说也是一只蝴蝶,当那些嘴角上扬之时,你或多或少也能捕捉到一种文化,一个国度的性格,一种微妙的东西。

自然,中国足球是一团阴云,笼罩着上空。无论解说多么巧舌如簧,就像你永远不会有兴趣去听一个巴西的著名解说来为我们剖析乒乓球的技战术一样,这点的确让人想起来就有种“丧家狗”似的莫名悲哀。

但是,我们还是衷心地希望,好的解说应该是对观看比赛的奖励而不是惩罚,它的诉求是让耳朵愉悦,让我们欣赏比赛同时也去关心每只脚的运动轨迹,赞美球员的同时也在意那些汗水颤动的瞬间,将我们不能理解的复杂世界还原成美妙的零件,就像风暴不管在玻璃窗外如何肆虐,我们想要的是坐在那里,饮着酒,有人在身旁弹奏《高山流水》一样,让我们体会到世界的美和线索。

易小荷:著名记者,资深媒体人。因为其与众不同的文字风格而被喻为“体育界最有才情女记者”。后转型成为《南都周刊》主笔、编委。2013年起兼任乐视体育《荷体育》总策划、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