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长远济世+成都长济医院028-83578120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0:00-24:00

改革开放后享受政治局委员待遇的毛泽东后人

18

导读:毛泽东后人毛岸青享受中央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待遇,但苦于身体原因,他无法去和父亲的一些老部下老朋友进行交际,这些事一直都是邵华担负的。“她常去拜访华国锋家、汪东兴家,每年初一还会拜访现任领导人。”邵华的一位不愿具名的老朋友说。

   

除了帮扶毛岸青之外,邵华生下了毛新宇,毛泽东唯一的孙子。

在毛岸英死后,毛泽东没有试图让身体情况不好、长期疗养的次子毛岸青继承自己的事业。

毛泽东弟弟毛泽民的儿子毛远新是跟着毛泽东长大的,毛远新也在文革时期担任了辽宁革委会副主任等职务。

毛远新管毛泽东叫爸爸,管江青叫妈妈,他出去工作时化名“李实”,因为江青姓李。毛远新一度担任毛泽东的联络员,但这些曾经的光环随着政治的变动迅速远去。如今,毛远新已经退休,据江青秘书阎长贵说他每月的退休金为3000元左右。

邵华在1970年和毛岸青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今天的毛新宇,这是唯一继承了毛泽东姓氏和血脉的毛家第三代。

毛新宇的《母亲邵华》再现了一幕毛泽东与毛新宇见面的场景。据称,大约三四岁时,爷爷抱着孙子讲《西游记》大闹天宫的故事。不过笔者访问了毛泽东身边数名人士,当中并无一人见证爷孙二人的会面场景。

在1974年前后,当时的毛泽东说话已经比较困难,必须要靠身边的工作人员,特别是张玉凤来认口型。

毛岸青和邵华都没有被卷入之后的政治斗争。在1976年之后,他们仍然受到尊重和优待。

邵华和毛岸青的散文《我爱韶山的红杜鹃》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这可能是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邵华在文学上的最高成就。

这篇以杜鹃花为主题的散文,歌颂未曾谋面的婆婆、毛岸青的生母杨开慧,在“拨乱反正”的时代,人们厌恶“四人帮”之一的江青,而对烈士杨开慧充满同情,也因此有人对杨开慧的后人抱有好感。

对毛泽东功过的历史决议,通俗的说法是,三分错误不能抵消七分功绩。

这一支毛泽东的血脉保有了一定的政治地位,邵华的杜鹃花也许是一个标志,不过在很多人眼中,邵华努力让这个家在政治波涛中平安稳健,过得更好些。

她需要动用自己的社交才能来让自己的家庭影响力增值。在毛泽东去世后,这位毛家媳妇不但充当自己小家庭的话事人,也成为毛泽东精神遗产的维护者。

曾任邵华秘书的秦尚(化名)告诉笔者,邵华是上上下下的“主心骨”,“她很精明,会运筹”。

延续的家族荣耀对她和她的家庭来说仍然是一种庇佑。

杨开慧牺牲60周年时,邵华为组织建设“骄杨”大型雕塑,搞了很大的活动,用的是28吨的汉白玉石头,与毛泽东纪念堂的毛泽东雕塑来自同一个地方。邵华亲自做了很多工作,说服这块石头原本的买主将石头让出来,并发动群众捐款。

秦尚还介绍,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时,邵华领导成立了“毛泽东丛书办公室”,出版了一套由20多本书构成的丛书,原国家主席杨尚昆作序。“上上下下千头万绪都是她。”

毛泽东曾经给媳妇邵华两个建议,第一是“加一点男儿气”,第二是要广交朋友。这指引了邵华的两个主要生活内容—维护丈夫和儿子的形象,以及通过社交维护家庭的地位。

“她(邵华)的朋友真多,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秘书秦尚说,“每到一个地方,回来都会让我们帮她整理名片。她有很多的名片夹,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分门别类。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把那个地方的名片带上好几摞,是交朋友的需要。”

邵华的一个重要社交方式是摄影。《母亲邵华》中记录,毛岸英1946年从苏联带回了相机,邵华借来鼓捣,她从此就热爱上了摄影。

毛泽东对摄影这门艺术非常喜欢,这种爱好至少可以追溯到毛泽东被斯诺拍摄的那张最知名的肖像照。

毛泽东自己不照相,在拍摄者眼中,毛泽东是个好模特。

邵华被允许拍摄毛泽东,不过毛泽东不允许她把照片拿出去冲洗,只能自己进暗房,也不允许把照片送人。

邵华也喜欢和毛泽东合影,毛泽东堂弟毛泽连的女儿毛小青说,邵华与毛泽东见得不多,“见一次照一次相,你看她们照过几次相就见过几次,我爸爸当时每年都到北京来,但从来没跟毛主席照过相。”

邵华早期经常请教的毛泽东专职摄影师吕厚民说,“她(邵华)就是偶尔照照,也不是迷得不得了。”

邵华在当选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和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主席之后,对摄影艺术表现出了更大的热情,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玩摄影,摄影不仅仅是按动快门,而是一种社交方式。时至今日,在互联网上,年轻人彼此给各自的照片点赞,仍然是构筑庞大社交帝国的基础。

和另两门毛泽东热爱的艺术,书法和诗歌相比,摄影的门槛更低,器材和胶卷的支出如果不是问题,需要的只是反复练习。分享照片和一起拍摄都能带来新的朋友。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原副政治委冷宽对邵华的摄影敬业精神印象颇深。

有一次他和邵华在同一个代表团访问朝鲜,只有邵华带了相机。见金正日时,她帮每个人和金正日照相,唯独自己没有和金正日的合影。回国后,冷宽立即加入了摄影协会。

在新书上,毛新宇会强调自己是“毛泽东嫡孙”。很多人会对邵华表示善意。邵华的老朋友、中国记者协会理事王南方时常会遇到一些企业老板因为敬仰和热爱毛泽东而希望去拜访邵华和毛新宇。

老板们会买整箱胶卷送给热爱摄影的邵华,拜访完走时,还会买走邵华出版的画册以表示支持。

尽管摄影协会是一个民间社团,但主席仍然会和会员之间有一种类似于上下级的感觉—有些事可以通过协会朋友去办。而女摄影家协会则可以拉近和一些干部的夫人和亲属的关系。

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吕静波说,邵华在任期间,女摄影家协会从331个会员发展到近4000人。

毛泽东后人毛岸青享受中央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待遇,但苦于身体原因,他无法去和父亲的一些老部下老朋友进行交际,这些事一直都是邵华担负的。“她常去拜访华国锋家、汪东兴家,每年初一还会拜访现任领导人。”邵华的一位不愿具名的老朋友说。

在2007年毛岸青去世时,邵华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感谢江泽民同志,文中特意提到了江泽民问到了毛新宇的儿子毛东东的情况,她表示一定要带着孙子去看江泽民。

在政治光环消退后,邵华尽力维护着这个昔日享尽荣光的家庭。


文章分类: 文摘天下
分享到: